照片: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snooker&book=100  
   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snooker&book=24  
   http://photo.xuite.net/starr0228/3337591

山莊小木屋裡有股厚重棉被也無法抵擋的微涼,與木桌上因為熟睡而還沒閱讀過的四則手機簡訊  
早晨時分的南橫街道上,村裡占了多數比例的野狼摩托車發動了低沉的引擎聲,準備開始一日的作息  
至於昨晚在滴答雨聲中入睡時不曾期待的湛藍天空,沒想到成了這天相機記憶體裡的第一張照片  
不過沒有因此改變繼續睡個回籠覺的決定  


今天又比昨天熱了一點,應該是不怎麼正經的拍了梅蘭教會的招牌後,按照慣例吃了一頓吃到飽撐的早餐  
在離開南橫公路之前,註定了就是要和砂石卡車與崩塌落石持續抗戰著  
再一次驗證前些天起了大早走蘇花公路是個明智的決定  
漸漸是砂石卡車當道的日間時段中,施工路段與隧道內的場景都和開了超高 ISO 值的照片一樣有著相同的雜訊畫面 
南橫公路上的砂石車駕駛應該是我們惹不起的方程式賽車退役車手  
好不容易在連續彎道後找著空檔超車,卻又馬上在一段直線路段被要回領先  
機掰的事情除了揚長而去的囂張碩大身影,還有不停噗放的烏煙瘴氣 
瑋哥:屁王(指)  誰?

一處該是空氣清新的山林裡卻讓我們感慨一個口罩似乎不夠用  
從六龜到甲仙的路上,也讓我們見識道路施工可以呈現的最大作業密度  
我懷疑公路總局的施工人員應該全都外派到南橫公路上來了,今天(原住民的語言文法)  


對於一位住在中和市的小朋友來說,兩個星期內二度造訪甲仙鄉吃著芋冰應該是一件很過分的事情 誰?  
在總算有點夏日氣息的烈日陽光底下,來兩球芋頭冰淇淋應該是不為過的消暑方法吧! 
(開始後悔沒有宅配一桶回來了)  然後也開始捨不得一大早炎熱到會人間蒸發的好天氣了 
南橫公路的台 20 線與台 21 線分野的十字路口,成了周杰倫的晴天與莫文蔚的陰天曲目接序的地方

自以為陽光男孩的索性脫去身上所有的外套,打算只穿著短袖騎摩托車、留下一些陽光曬過的痕跡 
結果在剛轉進前往 "那瑪夏鄉" 的台 21 線上馬上對著迅速累積雲層的天空後悔
最後只好默默的在 "世紀大峽谷" 旁的涼亭全副武裝,同時也輸了這次行程中唯一的賭局
純粹是求學欲發作想知道對著眼前的峽谷大吼會不會有回音而已  
結論是忘了先喝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先保護我的喉嚨,還有就是在山林裡不要輕易嘗試大吼大叫的賭局  


孤陋寡聞的我無法忘記第一次聽到 "茶山產業道路 + 嘉 129 鄉道" 地理位置時的興奮
大概就跟魯夫決定要去走偉大航道時的心情一樣吧  
雖然只有產業道路的等級,他卻挺爭氣的,迎面而來的月球表面坑坑疤疤,劇情不輸給顛倒山那條直衝向上的河道   
不愧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的道路大魔王 
一段比五百公尺障礙更耗體力的 off-road 像是要把關淘汰那些未能堅持挑戰的摩托車騎士
之後的一路順暢,大概就是給通過考驗的人們有充分的情緒沉浸在玉山山脈與阿里山山脈氣勢傲人的碩壯  
不過愈來愈把摩托車日記當作極限運動在玩的我,應該曾有期待著這條路能有像是縣道 197 的 14 公里碎石路段的洗禮吧
所以縣道 197 是下一次跟公司請假的動機嗎?

只能說帥呆了,爬升至一處制高點俯瞰台 21 線南段與那瑪夏鄉聚落,關掉引擎的瞬間似乎把畫面也調成靜音了
隨著轉彎道路沒入了高聳的樹林裡,扮演著不是主要幹道的角色卻更讓人期待下一個轉彎過後道路的模樣  
路旁前縣長題字的石碑上,一位拉著滿弓的部落勇士雕像,腰際上卻佩掛著不知道是誰惡作劇的保力達 B 空瓶子
踏過縣界,下一步我們就投入 "阿里山鄉" 的懷抱中了  
我:哎,台灣還有哪些鄉鎮名是三個字的  
瑋哥:(沉思......)鶯歌歌
我:幹!
  
瑋哥 3:0 領先


"伽雅瑪" 是茶山產業道路轉接嘉 129 鄉道的轉運站,前進阿里山請在此處右轉  
只是部落布告欄上的地圖讓我們都笑了,剛才那段不時有兩旁野草爭道的產業道路在地圖上被標示為 "大路"
那圖上許多細線代表著的 "產業道路" 就讓人遐想了(流口水)
至於行走的道路換了個名稱,沒想到路段的開始又來了一段月球表面 
幹!我怎麼不記得月球表面有那
麼大顆的圓石,感覺是喝了太多核能電廠汙水突變的鵝卵石  
大約播放了十來秒輪胎與石頭磨合的業餘極限越野車賽  
之後的畫面就又轉回會讓人想起在南美洲
山脈馳騁的打檔車,與主人 Ernesto 和 Alberto 的 the motorcycle diaries

我們沒有去原來要花錢買票才能參觀的達那伊谷,倒是很有默契的想要尋找那股台客與導演也忘不了的烤香腸味道  
雖然不是溫英輝叔叔用相思木烘烤的,但是 "游巴絲" 的店名在行程結束後第十天與瑋哥的對話中
因為另一本書而與台客和導演重新有了連結
  
其實這段文字只是想要掩飾我對竹筒飯飄香與沾了山葵粉嗆意的香腸、詞窮的描述而已  
對著氤氳的遠山享
用著在平地不大可能想像的下午茶菜單 
要不了多久,可能又會有另一次神經病的發作、又去了另一個離忘記憂愁的地方很近的小木屋店家吧  


果然,快要忘記憂愁的時候就忘記要先趕路了,山裡頭的繚繞的霧氣不小心就會灑出了傾盆大雨  
就說不要輕易在山林裡嘗試大吼大叫的賭局 
濃霧與被雨淋溼透的鞋子這種只適合電影出現的場景在現實人生中的阿里山公路上演著  
導演硬是再次加了迷霧森林鬼打牆的芭樂劇情,稱不上是好萊塢鉅作,但足夠回味的  

再次來到奮起湖沒想到純粹是因為不想再淋 25 公里路程的雨爬上阿里山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要堅持奮起湖飯店與民宿一晚僅 100 元的差距
不過要感謝在飯店櫃台服務的媽媽不計較的提供住宿的訊息(600 for each)  


買啤酒啦!  
晾著溼透的裝備、摩托車上的溼氣、對話時從口中吐出的白煙、沒有太多觀光客的熱門老街  
一頓阿良鐵支路便當的晚餐、與一盞因為霧氣未散去而朦朦朧朧的路燈 
以上完全都沒有說到我想喝酒的原因,不過有為想喝酒的情緒添加了些氣氛  

結果這天的行程有啤酒酵母的味道,我忘了其實在同一天的晚上輸了另一個沒意義的剪刀石頭布賭局  
而且只是想知道一口氣塞了十顆芥末豆到嘴巴會是有多嗆的味道  
不過我記得一件事情:  
我:你脫衣服的方式很囉唆耶,不然來比賽看誰脫的快  
瑋哥:好(就定位)  
我:一、二、三  
瑋哥:幹!!!(這是打赤膊的瑋哥看到還穿著衣服的我後發自內心的怒吼)
  
然後提出這個無意義比賽的人被皮帶抽了兩三下  
比賽由我 4:3 逆轉(安西教練:這個籃板球有四分的價值)


第五天 
桃源鄉、六龜鄉、甲仙鄉、那瑪夏鄉 
阿里山鄉、竹崎鄉 
寶來:26 公里(09:37)     
甲仙:48 公里(11:12)
世紀大峽谷:72 公里(12:14)  
伊比加油站:84 公里
高雄、嘉義縣界:98 公里(13:40)
伽雅瑪部落:107 公里(14:18)
游巴絲:125 公里(15:41)
奮起湖:154 公里(17:20)


(寫於 6 月 17 日,凌晨 125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nookerr 的頭像
snookerr

   環島少年日記

snooker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